辽西村庄

128次浏览 已收录

  辽西的丘陵汗牛充栋,苍苍莽莽,绵绵不绝。在群山的脚下,在山间的盆地上,生长着大大小小不计其数的村庄。村庄树多,夏天,远远望去,村庄就是一片树林,翠色浓郁,那里不时传出鸡鸣狗吠声,你才会确定那是一个村庄。我的老家坐落在大柏山的脚下,村子名叫南营子。这个村子有一百多户人家,有蒙汉两个民族。村庄中心有一条通道横贯东西,那是村庄的主街,村中还有犬牙交错畅通无阻的小道、毛毛道,将整个村庄穿连成一个我们。村庄像蚕相同向外吐出几条丝线,那是村庄通向外面国际的通道。村庄前面不远处是一座山,山不高,长满了松树、山枣树和许多不知名的灌木。村庄人家的坟场都在山上,人们都清楚,山是村庄人最终的归宿。也有人走出了村庄,走到天南地北,但总是吩咐后人,在百年之后,必定要将自己的骨灰埋入老家山上的祖坟。

冬风吹来,村庄进入冬季。冬季的村庄变得瘦瘦的,树木卸掉了浓妆,变得头头是道,清清白白,简简单单,静静地站在冬风中,思考着春天的工作。家家户户的房上、院角都堆满了一垛一垛的柴草,上面站着灰灰的一群鸟儿,那是家雀,在柴草中寻找着口粮,农民并不管它,由于他们已习气听家雀叽叽喳喳的叫声,那也是一种趣味。冬季里的炊烟变得无精打采的,它慢慢腾腾地从房顶上站起,和邻近的树梢接近,三绕两绕,作依依不舍状,最终才极不甘愿地骑优势的脊背,飞走。常有农民上房,用一条绳子拴着一件又沉又硬的家伙,顺着烟囱放下去,然后再拉上来,反反复复,非常风趣,这是农民在通烟道。由于冬季有许多烟尘挂在烟囱壁上,用这个土办法就很简单将烟囱壁上的烟尘除去。冬季的雪总是在期望中迟迟才来。雪花飘动,大地一片雪白,村庄前面的山着了一身的白衣,像一个白色伟人。家家户户的房顶、树枝、柴草、墙头都挂满了雪,村庄充满了雪的甜味。雪是老天爷给孩子们最好的礼物。大雪一停,孩子们便喝彩着跑出屋子,手拿锹铲,把院中的雪堆在一起,做成雪人。雪人的眼睛是用煤块做成的,又黑又亮,鼻子是用包米做的,像一个酒糟鼻。

  。孩子们围着雪人,比比划划,说说笑笑,高兴无比。人们发现此刻的雪人的笑脸也格外绚烂。而大人则喜爱鄙人雪天摆上一个小木桌,炒上两个小毛菜,烫上一壶白酒,一边赏雪,一边喝酒。酒的度数高一些才好,农民喜爱喝烈性酒,不喜爱喝淡而无味的低度酒。农民以为,低度酒是城里人摆姿态用的,而真实喝酒的人是不在乎什么姿态的。暖心的酒才叫酒。

当村庄前面的山脱去了白衣,春天来了。仍是春寒料峭的时分,农民的小院中已染上一层鲜鲜的绿色,那是农民栽的羊角葱。羊角葱是上年秋季栽下的,成活不久,冬季便来了。羊角葱被冻住,上面的变成了枯叶,而下面却安定地睡起了大觉。春天降临,它们最早觉悟,用浓浓的绿色来陈述春天的音讯。此刻,农民冬季备下的菜现已吃完,那绿绿的羊角葱则是农民春天饭桌上最可口的鲜物了。很快,田里响起了布谷鸟急迫的叫声布谷、布谷、布谷,那是它在催农民耕种。此刻,农民最期望的是下一场春雨,下透下足。辽西常遇春旱,这是农民最受折磨的日子。一时刻,全村上下人人嘴上都挂着关于雨的论题。这时,白叟成了人们争相拜访的目标,由于白叟对气候改变有经历,他们更能相对精确地猜测春雨的到来。盼着盼着,春雨总算来了,哗哗啦啦地下,雨一停,春风跟着吹来,地上的土刚一风干,田里便布满了农民,一切可用的牛、马都用上了,不少人家的小孩也来参加,他们是来玩的。农民洒种是一种绝活,只见农民左手拿着一个装种子的瓢,右手牵着一条黄色的飘带,飘飘忽忽,若有若无,非常美观。播上了种子,农民的心就结壮多了,年景再不济,也能把口粮收到家,年景好了,那就有余粮可卖了。

夏天的村庄被如海的庄稼包裹起来,被绿树掩蔽起来。而夏天的阳光似火,催着庄稼疯长。天黑,农民睡去了,而庄稼却在叫劲,它们嘎叭嘎叭地响着,那是庄稼在拔节。它们白日吸足了阳光,晚上不睡觉,急急忙忙地向上窜。农民的夏日是繁忙的,给庄稼洒水、上肥、打药、除草,少了哪样都不可。夏日的乡村最富有诗意,但时刻却在农民的繁忙中过得飞快。很快,秋天来了。阳光是金黄色的,大地是金黄色的,庄稼是金黄色的,农民的笑脸也是金黄色的。农民纵情地挥舞着镰刀,收成一片金黄。所以,大车小车一齐上,将丰满的高兴拉回家。此刻,家家鸡鸣狗叫,嘈嘈吵吵,生怕萧瑟了秋天。

一进腊月门,村庄便年味浓浓。在乡村,有许多人家会做爆仗,他们边做边放,所以白日夜晚总是有爆仗在村庄的上空炸响,陈述年关的到来。此刻,家家户户开端预备年货。一般人家首要要杀一口猪,一家几口吃个够。所以,整个村庄,处处响起猪的嚎叫声,这是年关特有的声响。人们还要磨黄米蒸粘豆包和粘糕,所以家家户户都飘出黄米的香味。一般农民一非必须蒸上几大锅粘干粮,用于腊月和正月吃。冬季气温低,把粘豆包和粘糕放到一个闲屋里,便冻好了,想吃的时分,就取出一些,放在锅中一热,便可享用了。很快大年三十到了,家家户户开端贴对联、挂福字,屋里还贴上财神、灶王等,屋里屋外充满着一派热烈吉祥的气氛。在除夕夜,村庄像开了锅相同,爆仗响起一片,各家各户都挂起了火红的灯笼,人便通宵不睡,热热烈闹地过大年。第二天一早,人们挨家挨户拜年,送上一年最夸姣的祝福。此刻,我们清楚成了一家人,乡情在每一个人心中汹涌,村庄充满了氤氲的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