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七彩写意

70次浏览 已收录

  赤父亲

父亲,地道的种田人。

落日里,打着赤膊,掮着麦秸,阔步走在田埂上,一尊古铜色的雕像,很是健美;雨帘中,戴着斗笠,插着秧苗,折腰踩在泥泞里,一幅湿漉漉的中国画,很是新鲜;蓝全国,举着木锨,扬着谷子,抬头高歌草垛旁,一曲醉了的歌,很是悦耳。

  。

父亲,注定与土地有缘,踉跄学步时,便跟着他的父亲在泥土里滚爬;长成小伙子,更是把最诚挚的承诺和最真纯的情感交给了大地;再后来,逐渐大了的孩子,也成了他耕种在田地里的种子、秧苗和期望。

父亲,规范的种田人。他用汗水和汗水成熟了一季季稻谷、麦子和高粱,他用自己的终身定格为永久的丰盈!

橙乡戏

乡间的戏,如同乡间的人,是最质朴畅怀有魅力的表达。

粗陋的舞台,粗陋的道具,三五人的草台班子,就创造出深重而悠远的境地;粗暴的唱腔,浅显的唱词,几句方言俚语,却抒写着真诚的情和泪。

戏声中,李兆庭流落到了西禅寺,薛平贵率兵进军观音山;戏声中,热烈了韩湘坝、青龙桥、十八湾河,唤醒了苏家埭、李家楼、葛家祠堂;戏声中,湖桑林绿了,柿子园红了,芦花荡白了。所以,东西南北中,唱不完的故事,便走进了千家万户;所以,整个儿的乡间,便成为陈旧而巨大的戏院。

只需你也曾是乡间的人,不论脱离多久多远,乡间的戏总能将你围住、将你沉醉、将你同化,你也总是回味乡间的戏,再一次体验到自己仍是乡间的人。

哦,乡间的戏,就是老实的乡间白叟啊!那神韵悠悠的呼喊,让每一个思归的游子,都触摸到一种不尽的根一般的挂念,都感受到一种无限的家相同的温馨!

黄漫步

总有说不完的情愫系着傍晚,总有道不尽的缘由连着村路。

仍然那么了解,仍然那么新鲜。

绿与黄联袂主演片名《郊野》的接连剧,上中下集是《春》《夏》《秋》;木犁镰刀锄头与耕牛,蒙太奇地化作拖拉机、耕种机、收割机,此时则剪贴成一帧小品,艺术得令人不自禁地行起注目礼;落日饮了农家的酒,醉红着脸,厚意回眸,恋恋不舍之间,便投下歪歪斜斜的身影。低小茅檐,袅袅炊烟,古典田园诗的语句永久古典了;现代住宅楼的有色玻璃里,折射出清丽高雅而又雍容华贵的意境;晚风如故,饭菜的飘香里却多了一层殷实的浓郁;远处,如同又传来母唤儿归的悠长韵律,朱自清的通感便充满了落霞辉映的空气。音响与电视,接连着白日的热烈和富贵;欢歌,笑语,将千家万户温馨的日子烘托;逐渐暗了的空中,有星星次序闪耀。街市?街灯?NO,NO,暮色如此美好,连郭沫若的比方也不再时尚今天村庄也已同享往日都市的专利。

所以,无须哲人点拨,松懈如我者都会用平平仄仄的脚步,不规则地写下得意洋洋的文字,宣布在大自然的晚报上,或时断时续,或洋洋洒洒

绿插禾

捧读芦叶里裹着的传说,畅饮浸泡着神话的雄黄。挽卷夏天的酷热,赤脚走向吱吱冒出肥美的土壤。连绵雨丝中,躬起一首纯洁的古风。斜的斗笠,流下千顷碧绿的诗行

所以,一块一块的期望,便生长在亮汪汪的郊野上;

所以,轻烟漠漠的湖泽水乡,总算弹响道是无晴却有晴的绝唱!

你听,那蓝蓝的天上,布谷鸟正衔着叮嘱飞过

青蛙鸣

夏夜。乡间。

一首散发着稻花香的宋词,录下郊野里最清亮最悦耳的歌,连同那低檐草屋上环绕的炊烟,袅袅地唱了千年

一张湿漉漉的宣纸,汩汩流出十里蛙泉,还把泥土、秧苗、青草和牛粪的混合味儿洒了一路

所以,词人的笔、画家的笔,落到一处,把村庄夜色烘托得凉快而温馨、热烈而幽静;

所以,你的心我的心交织成一片意境,押注在诵读着丰盈的韵脚里。

啊!夏夜,乡间,如同酝酿着的米酒,让大自然都醉成蛙鼓声声

蓝放飞

飘着云朵的河,荡着波涛的草,装着海洋的天。

三五只浅笑的鸽子,七八颗奔跳的童心。用甜美的希冀装修腾飞的翅膀,用天真的忠诚织造旋舞的须尾。一双巧夺天工的手呀,将沉甸甸的寄予放飞

所以,那陈旧的琴筝,演奏一曲新时代的村歌;那生命的帆船,延伸一道飘动的学校风景线;那梦境的摇篮,升腾一轮心中永不落的太阳!

啊,风筝的时节,你是莘莘学子拓宽的讲堂,你在蓝天这面巨大的黑板上,写满春的明丽、春的诗!

紫梦忆

和风吹来大地的容貌,绿草是她的言语。坚实质朴的脊梁上,跨坐着牧童的清闲。一支新鲜的歌,从短笛里飞出,奏响巴望耕耘的诚虔。

仍是那黑色的土地,早已有湿润芳倩。布谷声声催人紧,白鹭挑开雨帘。一支清亮的歌,从斗笠下流过,唱绿湖泽千顷良田。

该是收成的时分,就有不尽的高兴。成熟了质朴与老实,金色的路在伸延。一支清醇的歌,从谷垛上扬起,编写云朵丰腴的蓝天。

全部都不会凝聚,活力总是在蕴藉。高而深远的天边,落日衬托斜的炊烟。一支清雅的歌,从泊船中飘出,广播胸膛潜滋的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