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跑新娘毛彦文

121次浏览 已收录

  青年月仙,崭露头角

年少的毛彦文在家遭到私塾启蒙教育。她天资聪颖,对新生事物有天然生成的灵敏和爱好。

1920年,毛彦文报考南京高等师范,因有教会学校的布景,遭拒。

  。后转报北京女高师,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被选取。毛彦文崭露头角,为南高师禁绝她报名而怒火中烧,给时为南高师教务长的陶知行(即陶行知)写揭露信,斗胆责问,刊登在上海《时势新报》上。此信一宣布,言论大哗,引起很多呼应者。

陶知行亲身致便函给毛彦文,含蓄解说并提出欢迎她以请求转学的方法来南高师就读。毛彦文特性顽强,我以为既被回绝考试于前,决不肯请求转学于后,所以北上入学。

毛彦文青年年代的惊人之举,是出演了一场轰动一时的逃婚事情,使她成为近代我国婚姻史上少量勇于挺身抵触传统婚姻藩篱的年代女人。

在毛彦文八九岁时,父亲将她许给生意场上的友人方耀堂的儿子方国栋。稍长后,毛彦文心有所属,与两小无猜的表兄朱君毅有约。

在母亲与四舅父(朱君毅父亲)的协助下,毛彦文溜之大吉,最终迫使婚约免除。

须水永清,郎山安在

毛彦文虽自小受娇宠,唯我独尊,但对表兄百依百顺,处处保护。

1914年,当毛彦文获悉方家要来迎亲时,她给朱君毅写了一封30多页的长信细述概况,参议应对方法。在毛彦文悍然不顾奋力抗婚时,朱君毅只在背面表明支持,不敢站出来对立。比及毛家与方家免除了婚约,朱君毅立刻提出订亲。当毛彦文因社会的言论、近亲不宜成婚,以及两人文明的差异而忧心如焚时,朱君毅慨言人言何足畏,并信誓旦旦地说:须水(江山的名水源)郎山(江郎山),亘古不变。两人总算订下婚约。

那时毛彦文在教学,每月收入24块大洋,多半寄给了朱君毅。1922年朱君毅回国受聘于南京东南大学,毛彦文在北京女高师没有结业,为了能照料朱君毅,毛彦文转学到南京金陵女大。初时两人假期同游金陵名胜,颇得鱼水之乐。

孰料1923年5月,毛彦文俄然收到朱君毅一纸退婚书,朱君毅以爱情不好近亲不能成婚为由要免除婚约。实则,朱君毅已移情别恋,爱上了南京汇文中学一名学生。

此事轰动了南京学界。朱君毅的老友吴宓、陈鹤琴坚决对立,东大教务长陶行知招来两边家长出头调解。

直至1924年,熊希龄夫人朱其慧来南京到会中华教育改善社年会,知道此事,觉得朱君毅人品不端,缺乏惜,宜果断。朱其慧请了其时金大校长、教务长以及教育界名人张伯苓、陈衡哲、王伯秋、陈鹤琴、吴宓等作证,为他们免除了婚约。朱君毅的不念情义,令毛彦文彻骨寒透。她说:从此我失掉对男人的决心,更否决了爱情的存在分手后十年间,虽不乏有人寻求,我竟一概回绝。

在这不乏有人中,最真挚、最火热、最耐久,甚可说最痴迷的一位就是吴宓。

海伦之心,其深如海

毛彦文又叫海伦,此名是吴宓代取的。在吴宓心中,海伦是圣女,是希腊神话中人见人爱的最高天神宙斯的女儿。吴宓为海伦写了很多的情诗,抒情情怀。

毛彦文自尊心强,在被朱君毅扔掉之后,奋发进修,于1929年赴美留学获硕士学位,1931年回国。这期间,吴宓曾觅一机缘赴欧,在一家旅馆约见毛彦文。两人谈文论道非常投机,天黑暴雨高文不止,交通中止,毛彦文不得归。夜深,吴宓提议毛彦文上床歇息,并说:我对立《西厢记》里的张生,我拥护《红楼梦》里的宝玉,贾宝玉从不对林妹妹动手动脚!当夜,吴宓、毛彦文果同床共眠,吴宓以非礼勿动的正人风姿处之,竟一夜风平浪静。过后,吴宓郑重地将此事记在《吴宓日记》中。

毛彦文一直对吴宓保持着间隔,以为这是吴宓往时看过太多她致朱君毅的信而发作的神往,吴宓几乎在每次致海伦信中都要叙说自己某年起,从朱君毅处读到她的信及渐萌梦想等等,这不是更令海伦发生恶感吗?

痴情的吴宓竟在熊希龄逝世后,再度燃起寻求毛彦文之火,最终仍以失利告终。

就学女师,偶遇故交

不知内幕者会以为毛彦文是攀高枝,其实却是一种缘分。为其穿针引线的红娘,竟是熊氏的内侄女朱曦。朱曦本是毛彦文就读湖郡女校时的同学、至交。后来,毛彦文入北京女高师又巧与朱曦同窗,且与朱曦堂姐朱畹和胞妹朱嶷都是校友。

毛彦文从金陵女大结业时,熊希龄嘱朱畹写信邀毛彦文到香山慈幼院任教,适逢毛彦文方案出国,婉谢。及至毛彦文归国,熊夫人已过世,慈幼院缺人,熊希龄又邀毛彦文。时毛彦文已受聘于复旦大学、暨南大学,未允,但铭感五内。

时至1934年,熊希龄到沪,住在侄女朱曦家。出于礼貌,毛彦文应朱曦之约去看望老一辈熊希龄。紧接着,朱曦继续前往复旦找毛彦文谈天叙旧,最终亮出代姑父求婚一事。毛彦文一听吓了一跳:这怎样能够?辈分不同,你的姑父我称老伯,再说年纪也相差太多。毛彦文坚持不行。

次日,熊希龄亲赴复旦约见毛彦文。朱曦还打电话给熊希龄的长女熊芷,熊芷怀着五六个月的身孕,从京抵沪,代父求婚:您就不幸不幸我吧,看我这样大肚子由北平赶来上海,多么辛苦。我是来欢迎您参加咱们的家庭的。各方亲朋也诚恳劝导,弄得毛彦文魂飞天外。在这重重包围下,两个月后毛彦文总算首肯。

梨花海棠,编写美谈

1935年2月9日,熊希龄、毛彦文这对老夫少妻在上海慕尔礼堂携手走上红地毯,此事成为一大社会新闻。

不知情者或以为毛彦文嫁熊希龄,是看中金钱。其实,早在朱其慧逝世后,熊希龄即把动产分给两女,房、地不动产全部捐给他建立的熊朱义助儿童福利基金社(以配偶二人的姓命名)。

熊希龄与毛彦文组成家庭后,基金董事会同仁研讨后对毛彦文说:拟把他捐出的工业偿还一半作为新家庭的开支。毛彦文当即表明:不要把现已捐出去的工业,因我的原因而有所改动,我心领善意,但不敢苟同。熊希龄听了非常高兴。

他们共处不到3年。1937年12月25日熊希龄猝逝于香港。他是因初期抗战失利,受刺激太深,精力负担过重,突然丧生。

毛彦文理解,熊要续弦,多半是为他的慈善事业找承继人。他是看中她的才能、热心和爱心而苦苦寻求她的。

自熊逝世后,毛彦文承继先夫遗志,继任香山慈幼院院长,一起常年奔波于桂、渝、港、沪之间,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毛彦文于1949年离沪赴台,到台后,有限的现款不能保持生计,旋去美国。她在旧金山《少年我国报》当过修改,在加州大学女生宿舍当过辅导,在华盛顿大学做过研讨,在西雅图教过烹饪,在华大远东图书馆当过管理员漂荡海外,备尝人世冷暖。

1961年毛彦文赴台重执教鞭,日子低沉。自1985年起编撰回忆录《往事》,2007年1月在大陆揭露出书。她在结语的篇末慨叹终身时写道:

碌碌终身,一无所成,少年志向,无一完成。此生有三分之二年月在悲苦崎岖中度过,复遭国务蜩螗战乱频仍,社会动乱,居无定所,幸来台久居后得安静度过二十余年。乃近年来,台湾局势起了改变,暴戾之气,充满全岛,能否在此安度余生,难言之矣!

1999年10月3日,富贵阅尽后的毛彦文溘然长逝,享年101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