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父亲共舞

199次浏览 已收录

  贝多芬说:我甘愿写1万个音符,也不肯写一个字母。

而我,甘愿用1万个字,去换贝多芬的一个音符。尽管我知道,他根本不稀罕。

有什么方法?在巨大的艺术与它谦卑的粉丝之间,就存在着这种不平等。

但我仍旧虔诚地朝拜着,而且信任:每写下1万个字,与音乐圣殿的间隔就又近了一个音符

小男孩Juan曾和妈妈一同跳舞,他们转啊、转啊,特别快乐,有那么一刻,Juan松开了妈妈的手,成果摔在楼梯的边际,左脸颊从此留下一道深深的疤。等不及Juan长大成人,他的妈妈就病故了,Juan变得冷漠又背叛。后来Juan在新学校结识了新朋友Sebastian,尽管他们互相知己,但他从不通知Sebastian他伤痕的由来。直到有一天,Sebastian的妈妈也病逝了,不知该怎样安慰悲伤的他,Juan说出了那段阅历,并答应Sebastian摸摸自己的那道疤。

看过西班牙电影《燃情之桥》,我一向忘不了Juan脸上的疤。那疤是一只丢失的舞鞋吧?当潮汐退去,它孤零零地落在沙滩上,用凝结的舞步,诉说着往日美好的、快乐的韶光。那舞鞋相同的疤提示我一件事:不要容易和自己独爱的人跳舞,无论是妈妈,仍是爸爸,由于,太美好的韶光会随舞步在心口烙下一道疤,即便竭尽终身去回忆,也难以重现美好的韶光,也不能平复伤感的疤痕。

路德范德鲁斯的心上也有一道疤,那也是他童年时与父亲一同跳舞时留下的。第一次听他创造并演唱的《DanceWithMyFather》(《与父亲共舞》),我的眼泪简直夺眶而出。路德不愧为最巨大的黑人RB大师,他的歌声太厚意了,可比歌声更厚意的,是那句句含泪的歌词,它们一步步踏在心上,让你的魂灵都不由得哆嗦

小时分/单纯懵懂/父亲会把我高高举起/跟我和母亲一同翩然起舞/然后抱着我转圈,直到我入眠/父亲会把我抱上楼/我知道父亲深深爱着我/假如我还有一次时机/跟父亲漫步,与父亲共舞/我会放一首永久不会完毕的曲子/我是多么想/再跟父亲跳一次舞

是不是由于小时分妈妈唱摇篮曲的时分多一些,所以,后来歌唱母亲的歌也更多一些?理由很勉强,不过如同确是如此。由于很少听到,所以偶尔听到有关父亲的歌,都会多留心几分:从苏芮的《你走了吗》到陈奕迅的《单车》,从熊天平的《素描papa》到苏打绿的《小时分》,还有李健、刘和刚、崔京浩、筷子兄弟等等的《父亲》每一首歌都唱出了浓浓的父子情。可是,从动听到感人,相距的不只仅是一个字的间隔。就像读过那么多描绘父亲的文章,可最感动我的,仍是朱自清先生的《背影》;而听过了许多首唱给父亲的歌,最让我动容的仍是路德范德鲁斯的这首《与父亲共舞》。

路德7岁时,父亲不幸逝世了,所以他没有时机看到父亲的青丝、皱纹、驼背这些变老的印迹,他回忆中的父亲永久年青、开畅、善解人意,他感受到的父爱尽管时间短,却布满温暖的小细节

当我不想听母亲话的时分/我就会跑到父亲跟前/他会想方法让我笑起来,安慰我/可是最终让我照着母亲的话去做/那一晚在我睡觉的时分/他在我的床布下放了一块钱/从来没想过父亲会脱离我/假如我能再看父亲一眼/再迈出一步舞步/再跟父亲跳最终一次舞/我会放一首永久不会完毕的曲子/我是多么想/再跟父亲跳一次舞

路德歌中的一块钱,是我的泪点。

  。由于小时分,常常当我闯祸被严峻的母亲批判时,在一旁看书备课的父亲尽管不插嘴,可总会在母亲脱离房间后,悄悄塞给我一角钱,让我去买冰棍吃

与想再跟父亲跳一次舞的路德比较,我是多么走运:假如想跳舞,父亲就在那里,仍和母亲一同守着咱们甜美的家。可他是中国式父亲,从不会带我旋转跳舞;我也是中国式女儿,很难开口对父亲厚意歌唱。父亲表达父爱的仅有方法是,带我漫步。那些大足迹、小足迹相伴的漫步,也算是一次次跳舞吧?在了解的校园里、了解的小路上,将暮色由淡跳到浓,将我的年岁由小跳到大

我把这首《与父亲共舞》推荐给颖敏听。上一年,独爱她的父亲因病逝世,常常提起父亲,她都会动容。一次聊地利,我说第二天要回娘家帮老爸买秋菜,成果第二天上班,她带来一盒巧克力蛋糕,说是自己烘烤的,让我带回家给我老爸尝尝我了解颖敏的心境,多年前我在异地肄业,有一天在公交车上偶遇一位阿姨,长得太像我的母亲了,我不只自动让座给她,还站在她的身旁,一向凝睇她的侧脸;没到站就随她一同下车,跟在她死后走了两站路全部皆由于怀念。

颖敏说,歌中钢琴的配乐真好,让一句句歌词听上去像在一个个琴键上跳舞;歌曲后半段参加的母亲孤单的怀念也很共同,让短短的4分钟布满着满满的亲情和爱情;她还说,要将这首歌存在手机里,随时听!

那天开车时,我将《与父亲共舞》,放给家里的那小子听。正值青春期的他,与他老爸简直没话说,每逢与我聊得快乐,他老爸一走过来,他马上就走开。但那首歌听到一半,一向缄默沉静的他闷闷地说一句:歌词写得挺好!当晚,他老爸下班,那小子特意迎出来:爸,回来了!他老爸又意外又快乐地答道:回来了,儿子,晚饭吃得好吗?想吃什么爸给你再做点儿一首歌能传到多远的当地?肯定远得出乎你的预料!

《与父亲共舞》这首歌推出两年后,路德范德鲁斯便因中风引起的并发症而谢世。尽管年仅54岁,但他多年的愿望却总算得以完成:放一首永久不会完毕的曲子,在天堂,与父亲纵情共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