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雪

150次浏览 已收录

  早晨起来,有阳光悄悄浅浅地照进客厅,心境登时为之一亮。现已好多天了,没有见到太阳的影迹,日子总是昏昏沉沉的,灰的天,雾沉沉的地,连河水都失去了它莹亮的色泽,全部都黯然无光,在这样的日子里,我的心境也莫名地有些失落。

我走上阳台,站在广大的玻璃窗边,将目光投向窗外。

  。咦,外面竟然有雪,最显着的是路上,有一层薄薄如绒毯般的雪,静静地掩盖在地面上,让清晨的马路有了一种慈祥的滋味。路途上人很少,偶然会有人走过,那也许是赶路的人或许是一些晨练的人,沿着长长的河廊急走着或许运动着。在这样冰冷的早晨,唯有他们是充满着生机的。

眺望远山,那山上少了一些干燥,多了一些湿润和轻柔。山上,雪都不厚,匀匀的,薄薄的,如披上了一层白纱一般,令连绵的山峦忽地变得柔美起来,凸凹有度,小巧有致,恰如一个美丽的少女熟睡在六合之间,那么高雅,那么寂静,那么妩媚,全没了往日的凄凉与空阔,也没了冬日的萧条与残败。全部,都由于雪的融入而变得有了一种诗意的滋味。雪不厚,就那么薄薄匀匀地镶嵌在这山这树这林木之间。冬日的山岭不再死寂沉沉,也不再黯然失光,雪为它们扮靓了容颜,有了夺目和吸引人的观感。

我穿上大衣,换好了长靴,悄悄地掩门出去。我沿着汉白玉长廊慢慢地走着。多数人还在享用着周日的闲适,路上罕见人走动,雪地罕见被损坏的痕迹,浅浅的,薄薄的,绒绒的,很细腻,那么安静安定地躺在地面上。说真的,我不想去踏,但是我又不由得要走曩昔。一脚踏下,地面上留下一块零乱的空白。雪被我的脚步带走,留下一个并不规矩的足迹,但雪却并不消融,我想是超低的温度给了它存留的时机,这让我有些幸亏。我真期望在这样的一个周末,人们会再多睡一瞬间,以使雪尚能够在这纷扰的街市上多留一些时刻。由于城市里的雪,总是来得快,去得也快,就如城市人的严重而匆忙的日子。是繁忙的人们挤占了它存在的空间,人们有一千个一万个理由要去蹂躏它,人们有千个一万个理由要去消除它,由于它的存在阻碍了交通,人们要铲除它;由于它的消融会成为积水,人们要扫掉它,以除后患。咱们在内心都会神往着一个如雪的国际,但是在现实日子中,咱们却又常常为利益所迫,而使雪成为难得一见的罕物。我有时常想,莫非雪真的会是只需在一个人的时分才干享用它的纯真与夸姣,莫非有雪的天空也只需在夜深人静的晚上,才会出现在人们的脑际之中?

天空,雪很碎很小,小到如灰粉,如烟尘,但是却一向鄙人,在我的面前,在我的死后,在这树立的楼房间,在这人间的万物丛中。它们星星点点,悠悠地飘落,不慌不忙,不疾不徐,悄悄地落下,没有一丝动静,也没有一丝触感,唯有在你的视野触及的时分,你才知道,天空有雪在飘,而它并不是为某个人鄙人,它是为人间的万物所下,为芸芸众生鄙人。它充满在咱们生计的每一个旮旯与空间,就这么悄悄地、不事张扬地、悄悄地飘着,那么清闲,那么安定,胜似闲庭信步。不知道为什么,我俄然喜爱极了这种感觉。我就想着它这么无休无止一望无垠地下着,从早晨到正午,从正午到傍晚,这样的雪,好像并不阻碍人的日子,也好像并不能给人带来什么损害,咱们无妨让它与咱们共度个冬日。

太阳现已升上半空,泛着黄黄的光圈,就像是一只亮堂的眼睛,中心是红红的眼珠子,周边是泛着黄晕的眼仁。这样的太阳,无疑是美丽的,也是难得一见的,它是摄影家期望捕捉到的,甚至会成为画家笔下的独爱,但是,在这样的一个早晨,被我一个一般的人赏识到了。而我,除了赏识它,除了心境为之一悦,我还能做些什么呢?我仰头望天,目光与它久久地对接,红红的太阳,轻浅的白雪,那漫天飞舞着的星星点点的雪花,这,该是一个怎样的诗意的日子!

路旁边有棕树,还有桂花树,树梢上都不同程度地堆积了一些深深浅浅的雪。绿的枝叶,白的积雪,似乎是冬日里开出的皎白的花朵,远远望去,十分夺目,吸引着我一步一步地向它们走近。

遽然,传来几声女孩子的笑声,那样嘹亮,那样洪亮。我转回头去,本来酒店门口出来了几个女孩子,她们拿着一把大铁锨,一个女孩子蹲在铁锨上,两个女孩子用力地拉着,蹲着的乐,拉着的也乐,脸上洋溢着唯有年少才有的无邪的趣味。此情此景,让我想起了我的幼年,我的幼年里也有着无数个这样的镜头,纯真绚丽、高兴简略,而对日子又是那么地知足。这不由得让我停下了脚步,用一个中年女性特有的猎奇张望着她们,她们并不避人,自顾自地乐着,那高兴而爽快的笑声在冬日的早晨飘出很远。

我不知道她们生于城市仍是乡村,我想,不论生在哪里,只需具有一颗阳光的心,在哪里都能够找到自己想要的高兴,正如这有雪的日子,太阳也相同会朗照。我放眼整座山城,眼前氤氤氲氲,阳光透过点点如烟尘的雪花,泛着异常的光泽,那山川,那河流,那楼宇,那行人,还有眼前的女孩,无不沉浸在一种浓浓的诗情与画意的空气里。啊,太阳雪,真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