囚首垢面的鲁迅

113次浏览 已收录

  有人说鲁迅是一身补丁,一团乌黑,一头直竖。补丁指的是他身上的衣裳打着补丁,乌黑是指他皮肤黑黑,直竖当然是指他的头发鲁迅的一头冲冠怒发,无人不晓。

你见过爱因斯坦头发顺顺的相片吗?好像没有。那是由于他头发总是乱蓬蓬。他舍不得花时刻梳下头发。他对国际作出的巨大贡献让他取得崇高的荣誉,但他看得很淡,日子仍然极端朴素。应邀拜访比利时,国王派专车以最高礼节迎候,但是接到的是一个头发乱蓬蓬,步行拎着一个旧皮箱的老头。一个对全人类做出巨大贡献的科学家,却要求逝后将骨灰撒在不为人知的当地,不发讣告,不建坟墓,不立纪念碑,革除一切宗教仪式,革除鲜花和音乐。他的心,是一滴清水,不论外界怎么烟霭迷蒙,清者自清。如他所说,不论年代的潮流和社会的风气怎样,人总可以凭着自己尊贵的质量,超逸年代和社会,走自己正确的路途。

就像鲁迅,关于物质的索求,他是那样的菲薄穿久了的蓝布夹袄破了,要给他换新的,他不愿,补补又穿在身上。尽管夜间熬夜写作,饭菜也仅仅一两样一般菜蔬。不大吃鱼,由于他以为鱼的细骨太多,吃起来太费时,时刻糟蹋在这上面太惋惜了。但是,关于精力方面,他却是苛索无度,几至席不暇暖。常常到清晨二三时才可歇息,并且常常是衣裳不脱就这样和衣倒下睡两三个小时,然后醒来抽根烟喝杯茶,持续写作。鲁迅的许多小说就是这样完结的,他以为写小说是不能断的,一断,人物的气就会接不上来。他头发长了可以不剪,衣服破了可以不换,但他把书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书有点脏了,他会拂起自己的袖子就揩。朋友来了,其他什么都可以借,就是书不愿借,真实逼得狠了,就爽性将那本书送给朋友。

仅有的不正当喜好是吸烟,但吸的多是用烟叶卷起的廉价烟,偶然得到一些好烟,也要与朋友一同共享。即便如此,他也嫌烟头留得过长,有点惋惜。

  。后来用上了烟嘴,烟头短到不能再吸了才丢掉。

鲁迅年少失怙,靠母亲和姐姐给人洗衣度日月,所以物质上贫苦点,于他已不算什么摧残,而要让这样一位我以我血荐轩辕的人去忍耐精力的匮乏与困苦,那是万万不可,他说,人生最苦痛的莫过于梦醒了无路可走。所以,他沿着他的愿望一路固执地走了下去他哪里是天才,他是把他人喝咖啡的时间都用上了,就像一幢巨大修建,总是由琐细的一石一木累叠而起。

德国哲学家西美尔说,钱银仅仅一条通往终究价值的桥梁,而人,永久无法在桥上栖居。人终究可以安定栖居的,是自己的心灵。

不修边幅谈诗书,这是鲁迅的描写。但是,有诗可作,有书可读,就算囚首,就算垢面,又怎么?

尽管囚首,尽管垢面,但他们的心,仍是清水一滴。像爱因斯坦、鲁迅,像那些令人高山仰止的人们。

在愈显物质化的国际里,那滴清水中的一种精力,一种信仰,令这滴水一直清凛,一直纯美,一直涤着后来者的心。